您的位置:一品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数据废土 > 第七百四十六节 羞辱

第七百四十六节 羞辱

作品:数据废土 作者:辉煌战狼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作为一个公国的长公主,为什么会随身携带这些看起来有伤风化的小东西?”

    陈兴饶有兴致地看着蕾西。他并不急着享用这顿盛宴。他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,即便世间最顶级的美食摆在面前,也没有那么猴急。

    俗话说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所以他要慢慢吃,慢慢品尝,将里里外外的滋味尝个遍。

    他要先羞辱对方,就像对方当年羞辱他一样,然后在对方最痛苦和最脆弱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蕾西的眼睛看向别处,拒绝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,你带在身上,应该是给那位大人准备的吧?”

    陈兴口中的那位大人,自然就是阿丽雅。

    想要羞辱一个人,就要挖掘对方的痛点,在伤口上撒盐,在最敏感的位置扎针。

    蕾西的痛点,就是阿丽雅,这也是蕾西追杀他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从上一世的点滴记忆,以及这一世看见和听见的,基本上可以确定,阿丽雅是双性恋,蕾西是同性恋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世所罕见的顶级美女,互相欣赏,又朝夕相处,很难相信她们之间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从箱子里面的“道具”来看,医疗器械的消毒封条都还完好,应该没有投入过使用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在这段蕾丝边关系中,谁是男性的扮演者,谁是女性的扮演者?正所谓两强相遇必有一攻,攻还是受的问题要弄清楚。

    陈兴初步猜测,阿丽雅是攻,蕾西是受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判断?因为阿丽雅是双性恋,必然是扮演双重身份,其次阿丽雅性格外向,实力又是碾压蕾西,应该是占据主动的一方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判断出,这些道具蕾西自己买的,不是阿丽雅送的。

    只有了解对手,才能一击命中。

    对于陈兴的第二个问题,蕾西依然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不合作的态度,实在让我很困扰。”陈兴语带威胁,“我建议你,为了我们之间的小秘密,最好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秘密”二字,蕾西转过头来,目光宛如冰锥,直刺陈兴双眼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……”陈兴强调了一句,说道,“我把消息透露给四国联盟的某个报社,或许他们会出个好价钱吧?”

    蕾西咬碎银牙,恨恨地说道,“都是给我自己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陈兴笑了起来,那笑容在蕾西眼中,如同地狱爬上来的魔鬼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陈兴上下打量着蕾西,鄙夷地说道,“你身为长公主,代表着国家的形象,私底下却偷偷买这些东西,还求着别

    人用在你身上,这件事情要传出去,你让大家怎么看待你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行为,和一只母畜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受虐狂,变态。”陈兴身体往后挪了挪,像是嫌弃对方身体脏。

    蕾西呼吸沉重,胸腔剧烈起伏,已经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眼看蕾西就在失控的边缘,陈兴适时地停止了话题,免得她做出什么过激反应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虽然我看不起你,但毕竟这是你的私人问题,我就不多做评论了。”

    隔了一会儿,蕾西胸腔的起伏逐渐平缓下来,陈兴决定进入下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个舞蹈大师,曾经表演过天鹅湖之恋。”陈兴说道。

    蕾西眉头微皱,警惕地看着陈兴,心想这个混蛋又打算用什么卑鄙下贱的方式来羞辱她?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,请展现你优美的舞姿,为我们接下来的合作助助兴。”陈兴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,并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蕾西认命似地闭上眼睛,后退几步,开始了她的天鹅之舞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轻柔优美,仿佛一只孤单而高贵的天鹅,独自在宁静的湖面上游弋,时而仰颈向月,时而伸展羽翼,时而脱离水面,翱翔夜空。

    不过陈兴看到的更多是细节,时而挺拔,时而晃悠……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粗俗的喝彩声让蕾西浑身一僵。给这么低俗好色的贱民表演舞蹈,简直比杀了她还要痛苦,但是为了马里斯家族的未来,她只能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“来,一个人跳舞多没意思,我给你早点儿观众!”

    陈兴心念一动,身后空间裂缝开启,大批哥布林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蕾西顿时整张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呜加加,呜加加!”“哈拉,呜加加!”“呜加加!”

    看见性感无比的女人,哥布林们口水直流,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,又喊又叫,兴奋到极点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哥布林敢靠近她,保持着十米以上的距离,因为它们知道,这是主人独享的猎物,不可指染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去地窖拿酒来!”

    哥布林冲进温泉大宅地窖,抱着一瓶瓶清酒出来,用小酒杯给陈兴倒上,然后自己也跟着一起喝。

    “跳个肚皮舞来看看!”

    陈兴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    蕾西羞愤欲死,被一群丑陋又好色的小怪物围着,又吹口哨又流口水,还要跳肚皮舞,她感觉快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“跳啊,你不是舞蹈大师吗?怎么连个肚皮舞都不会跳!”陈兴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催促威胁,“快点儿

    跳,不然我就去找报社!”

    蕾西咬着牙,心中恨到不行,可她根本无法拒绝这个贱民的要求。只见她扭动腰肢,如同酒吧里的流莺,挺起小腹,急速颤动。

    “肚皮没露出来也敢叫肚皮舞?”

    陈兴嘲讽道,蕾西只好掀起衣服,露出肚脐。

    “动作再放开点儿,都已经这样了,还矜持给谁看啊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露出点儿笑容,整天板着一张臭脸,给谁脸色看呢?”

    “来,愉悦一点儿,最好是满心期待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陈兴评头论足,蕾西终于忍不住了,噔噔噔地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想让我笑,你就死在我面前,让我用鞋跟踩爆你的眼球!”

    陈兴脸色一冷,眼中透出危险的光芒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只有你的尸体,才能让我发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勇敢。”陈兴称赞道,“希望你接下来,还能继续勇敢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蕾西盯着他的眼睛,针锋相对。他用力一推,前者猝不及防,“啊!”的一声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可以说是凄美动人,也可以说是惨绝人寰。总而言之,长公主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一个漫长而又漆黑的夜晚。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应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推荐阅读: